马克龙支持率回升至“黄背心”爆发之前 外媒:嘘声变欢呼


报道称,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哈米·阿克索伊曾立即谴责马克龙的决定,认为马克龙只是为了在法国拿到亚美尼亚族群的选票而已。

(2019-02-17 12:44:36)

另据路透社2月25日报道称,法国当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民众对马克龙的支持情况有所好转。认为马克龙是一位好总统的占比在这个月达到了32%。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2月16日报道,年富力强的马克龙在去年大选中脱颖而出,成为法国历来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希望法国重新在欧盟事务中获得话语权并掌握欧盟重建的主导权,上任不久便胸有成竹地提出重塑欧洲的一系列主张。他以独特的外交手段发展与俄美两大国的关系,颇有平起平坐之势,提升了个人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和法国在国际事务上的作用。这位年仅41岁的法国总统是外交元老基辛格“最看好的欧洲国家领导人”,海内外评论员也都赞扬马克龙为具备高瞻远瞩眼光的“魄力型总统”。

(2018-12-18 00:20:02)

据德新社12月11日报道,自11月中旬以来,头戴安全帽的抗议者在法国各地举行集会并封锁道路,最初这些集会是为了抗议提高燃油税的计划。

报道提到,马克龙去年12月的支持率下滑至只有27%,是他担任总统以来最低的一次。受访民众中,有55%认为“黄背心”运动应该停止。

奥多克萨调查公司所做的民调显示,54%的受访者认为,尽管马克龙作出了让步,但抗议活动仍应该继续,而11月22日的这一比例为66%。

【延伸阅读】外媒:埃尔多安称马克龙是政治新手 “应学学法国历史”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法国周一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由于法国民众对“黄背心”反政府示威活动的支持度减退,使得总统马克龙的支持率近期回弹,并恢复到“黄背心”运动之前的水平。

2月14日,在俄罗斯索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卫星社 )

尽管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人们可以认为,“黄背心”运动导致的危机对马克龙来说不无益处。或者至少可以说,他的危机处理产生了积极的成效。

奥多克萨调查公司和Elabe调查公司12月11日进行的调查显示,公众对举行更多抗议活动的支持度急剧下降。而就在前一天,马克龙做出承诺,每月向最低工资工人额外发放100欧元(约合780元人民币),并恢复对许多退休人员的一项免税政策。

报道称,连月来“黄背心”反政府示威造成的重大影响,也引起反弹。不少民众抱怨示威已经妨碍到一般人的生活与行动自由,盼能重回正常生活。一些法国民众从去年起也开始走上街头,举行“反黄背心”游行,呼吁终结暴力。

参考消息网12月12日报道 德媒称,12月11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法国总统马克龙对“黄背心”运动的让步可能已经有效降低了公众对未来抗议活动的支持率,尽管公众的意见仍存在分歧。

法国总统马克龙显然经历了一番激烈的角力。经过外界对其将如何回应做了数周猜测后,他最终找到一条有3个方向的出路:首先,他在燃油税、即引发这场运动的导火索上做出让步。其次,他屈服于提高购买力的施压,承诺将每月最低工资提高100欧元。最后,他宣布启动所谓的“全国大辩论”,围绕4大主题展开,分别是税务和公共开支、国家机制和国营企业、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资格。辩论将持续至3月15日。

有评论说法国政府现在陷入三难局面:既要稳定国内政治局势,又要兼顾扩大财政支出确保经济发展,还要以身作则推动欧盟财政改革,马克龙的挑战才刚开始。

报道称,马克龙支持率的回升缘于其政府承诺对抗议者的暴力活动作出更坚决的回应,并且他还在全国各地展开了一系列旨在与选民重新建立联系的辩论,尤其是在法国的农村地区。

马克龙本月初曾宣布,有很多亚美尼亚族裔人口的法国将把2月24日定为“亚美尼亚种族屠杀全国纪念日”。亚美尼亚人认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150万亚美尼亚人被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屠杀。安卡拉方面一直拒绝“种族屠杀”的表述,认为只是因为饥荒和内战导致了两派阵营有数十万人被杀。

参考消息网2月17日报道 外媒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月15日称,法国总统马克龙是一个“政治新手”,应该去学学“法国历史”。此前,法国决定设立1915年“亚美尼亚大屠杀”纪念日,而土耳其并不承认存在这一大屠杀事件。

英国《泰晤士报》评论员马丁说,马克龙这次碰钉后退缩自损权威,随时还会赔上权位。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0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法国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并承诺明年将会提高最低工资以及不会轻易增税。 (来源:视觉中国(000681))

报道称,法国政府缺钱,但为了平息暴乱,政府被迫减少税收。可是,马克龙重振法兰西雄风和领导欧盟的宏图大计离不开钱,钱从何来?

报道称,法国政府上周取消了提高燃油税的计划,但抗议活动仍在继续。许多人现在呼吁提高工资,普遍减税,甚至要求马克龙辞职。

【延伸阅读】西媒:马克龙化解“黄背心”危机见成效 总统支持率微涨

前欧洲议会议员丹尼尔·科恩-本尼迪特说:“整体而言,他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尽管他还表示,马克龙的“道歉”是否会有助于解决这场危机还有待观察。

报道称,“黄背心”抗议活动对马克龙的权威构成了极大的挑战,抗议活动的起因来源于法国社会日渐攀升的生活成本,随后演变成一场更广泛的社会运动,人们反对这位41岁的前投资银行家和他的亲商改革计划。据内政部估计,已经持续到第15周的抗议活动共有超过46600人参与。

法国中左翼和中右翼反对党的大多数支持者以及马克龙的支持者都表示,抗议活动应该结束。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25日报道称,民调机构Odoxa本月20日至21日在网上展开的民调指出,认为马克龙是好总统的受访民众增至32%,与他在“黄背心”运动去年11月刚爆发时的支持率一样。

土耳其总统称:“马克龙,先解决这个吧。在我们的历史上没有种族屠杀。”他还让马克龙要“谨慎使用(种族屠杀)这个词”。

调查公司Elabe所做的民调也显示,52%的人说,抗议活动应该继续下去,这一比例比上周下降11个百分点。(编译/王露露)

参考消息网12月18日报道 外媒称,法国历来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对欧洲联盟胸怀大志,在国际上表现耀眼,但对国内事务尤其是劳动法改革方面却显得眼高手低,缺乏深思熟虑,导致底层民众怨声载道。马克龙会不会成为史上另一位胸怀大志,却逃不过“攘外必先安内”魔咒而壮志未酬的悲情英雄?

安德曼说,马克龙对法国的了解似乎很有限。他对国家曾发生多次革命示威、而每一场群众运动都对政权构成不小的威胁缺乏历史认知。安德曼把法国比喻为一艘远洋巨轮,缓慢地往前挪,马克龙跳上驾驶座,立刻就要大改航向。

报道称,马克龙的改革之路荆棘密布,令人担忧重蹈半世纪前戴高乐下台的覆辙。看热闹的人当中,当属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开心。马克龙加税决定刚叫停,特朗普马上连发几则推文奚落对方,特朗普的表态也向欧洲各地的底层民众传递信号,鼓励他们以武力抗争达到目的。但特朗普落井下石和唯恐天下不乱的做法,让一些人怀念老布什的厚道和克制。

报道称,马克龙上台后还有很多改革触及了底层民众的利益,分析员说,马克龙推动改革固然出于好意并具有正当理由,但人民不领情。譬如加征燃油税是为了促进减碳,取消富人税是为了吸引英国银行家离开脱欧后前景不确定的英国,赴法国投资,可是生活在乡村或郊区的民众不在乎这些,他们许多人靠着1500欧元的基本工资养家糊口,并从大众运输不发达的乡间开车到城里上班,每次油价升高他们都能感受到切肤之痛。

无论如何,一切都指向5月底。3月15日,全国大辩论将正式结束。马克龙会如何利用这一全民参与的活动还不是很清楚,这种形式已经产生了很高的(也许是过高的)期望。如果他无法满足这些期望,那么“黄背心”或再次获得动力,并将法国的稳定与否控制在手中。

法新社2月15日报道称,埃尔多安在土耳其新闻电视台发表讲话时表示:“我对马克龙说:‘你还是一个政治新手,先去学学你们国家的历史吧。’”他随后列举了被法国殖民的国家和法国参加过的大屠杀,涉及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印度尼西亚和卢旺达。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网站2月21日刊登题为《“黄背心”运动,马克龙的噩梦还是美梦?》一文,作者为该所研究员萨尔瓦多·廖德斯。文章摘编如下:

2月23日,马克龙出现在一年一度的法国农业展上,受到了热烈欢迎。他在人群间漫步数小时,并与公众自拍聊天。而在一年前的农展中,首次以总统身份出席时的马克龙,受到了全场的嘘声。(编译/汤立斌)

马克龙依靠上述方式得到了什么?有两点是最重要的。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公众舆论对“黄背心”支持力度的下降。民调显示,支持“黄背心”运动继续的民众比例从69%降至43%。随着全国大辩论的展开以及示威的内在损耗和相关暴力事件,马克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功消解了这一运动。另一个不那么明显、但却十分重要的里程碑是,马克龙扭转了民意支持率下降的颓势,支持率微涨(尽管只是维持在30%左右)。鉴于欧洲议会选举即将举行,这个问题显然并非无足轻重。

【延伸阅读】马克龙将重蹈戴高乐覆辙?外媒:“吃瓜群众”中属他最开心

(2019-02-23 12:05:25)

但是,民调显示,极右翼政党国家联盟(National Rally)的支持者和激进的左翼绝大多数希望“黄背心”运动继续下去。

【延伸阅读】德媒:马克龙对“黄背心”让步 公众对抗议活动支持率大幅下降

人们常说,法国是一个充满罢工和示威的国家,外界时不时为其规模相当大的运动瞠目结舌。即便这样,最近的情况也可能是自1968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一场“地震”。这场运动在2018年12月初达到一个高点,气氛完全是革命性的——“黄背心”运动导致的危机几乎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讨论的主要内容。

(2018-12-12 15:07:31)

但近来,马克龙却被“黄背心”草根运动斗得焦头烂额,因此不得不取消原定的燃油税计划,并不得不减免很多其他税以平息民愤。曾任《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驻外记者的安德曼在路透社撰文说,熟悉法国历史的人对“黄背心”示威者抗议加税和贫富不均应该不觉得意外,“黄背心”运动的导火线是上调油价,究其本质原因则是法国经济增速下滑,贫富差距拉大,导致底层民众怨声载道。